陳志澤
  每天早晨,都騎著自行車出門,加入那上班時段或稠或稀的車流。
  上班啊!上班啊!
  常有這樣的招呼迎面而來。
  到了辦公室,即燒水泡茶、打開電腦,開始一天的工作。沒有制度規定的工間操,但散步是不可少的,快步與慢步相結合地隨意行走一會兒,然後是再返回崗位,繼續聚精會神地工作。完全是一個人獨自的工作,沒有什麼人來打擾。
  為了減少體力消耗,省下往返的時間,中午也就不回去了。就在辦公室煮碗東西吃,反正偌大的辦公室就自己一人獨享,也不影響誰。烹調的技術是早年就學會的,設施和各種用具是過去就很完備的,冰箱里儲備的食物該有的平時就備有。午休也有一直使用著的房間。
  這樣的上班,是少見的全身心投入啊!
  直到黃昏時分才又收拾一下需要隨身帶回的東西下樓去,從雜物間牽出那匹老馬(自行車),跨上鞍奔馳而去……
  下班啊!下班啊!
  又有人這樣打招呼。
  錯覺。完全是錯覺。已經退休了,何來上班、下班殺鶉蘇庋暈約閡哺芯跤牘サ納舷擄轡摶臁W齙幕故悄切┦攏踔糧啵喜憒巍U飭僥輳砹慫錙掀拋〉蕉蛹搖爸鞽止ぷ鰲保依氬豢銜眩搶鎘形蟻骯吡說幕肪澈凸ぷ魈跫虼訟汾飾鞍旃搖保指釕岵渙擻爰胰訟啻Φ奶炻字鄭刻彀硪歡ǖ蕉蛹易。П∷錙韻殖煞埂4笤妓奈騫鐧穆煩蹋噝蘇餉戳酵放埽焯臁吧舷擄唷保萑找膊煌P�
  說是錯覺,其實也錯不到哪裡去。為什麼只有人家要你上班,你的上班才是上班,沒有人要你上班,你自己到適合你的地方工作就不是上班?做些過去很難做到的而又是自己喜歡做的事,沒有非得在某時某刻完成的“死任務”,沒有上下級關係、同事關係某些不可避免的煩人、累人矛盾,這個“班”更是上得自由自在,不亦樂乎。
  產生錯覺其實並不是我一人的專利,別人也有。順便再舉一例。
  有一次,文友史先生應邀為某大學附中舉行散文創作講座。自覺狀態良好,大廳里學生黑壓壓一片而鴉雀無聲,一雙雙忽閃的明亮眼睛,充滿著期盼,靈感便紛至沓來,發揮得比過去的任何一次都好,於是,掌聲就一陣陣響起……最後簽售的也是散文集,有了剛纔以自己散文作品為例的“王婆賣瓜”,學生們對散文的興趣大增,簽售的效果就沒說的。他被團團圍住,應接不暇為遞過來的書簽名。過後,有人把拍下的一張照片給了他,喲,頭找不到了,身體更是無處尋覓,只有一層層的學生擠滿畫面。我說這照片是不是你的啊?無從查證啊!他卻開心地傻笑:“這一次講座、簽售,我可是好幾次被明星的錯覺撞擊得好樂呀!”
  想想,生活中有些可遇不可求的錯覺,不是空穴來風,不是牛頭不對馬嘴,而同“正覺”有點內在聯繫,還真是與阿Q精神無關。不但不可笑,還很好玩,很值得珍惜。
  錯覺的開心之樂不要輕易拂去。  (原標題:錯覺)
創作者介紹

餐飲傢俱

sy79syisv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